<acronym id="wkm60"><optgroup id="wkm60"></optgroup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wkm60"><optgroup id="wkm60"></optgroup></acronym><samp id="wkm60"><option id="wkm60"></option></samp>
首頁 > 新聞 > 評論 > 正文

要治“到此一游”,執法就得硬起來

核心提示: 也需要警方的得力處置,比如,群眾報警要及時處置,對于一些沒能及時發現的案子,能不能根據有限的線索偵辦,能不能對一些后果不怎么嚴重的案子也嘗試偵辦一下,表面上看,這很耗時廢力,但長遠看,會給游客必要的威懾,讓他們不敢造次,這反而又是最有效率的管理方式。

“到此一游”的積習難改,連西湖風景區也遭受毒手。近日,一個叫平文濤的人在西湖邊涂完字以后又跑到錢王祠涂字。另一個家伙更過分,直接在岳王公園亭子的柱子上刻起了“滿江紅”。所幸,兩人都已被及時抓獲。

“到此一游”陋習挑的是最好的地方,留下的卻是最惡劣的影響。這兩起事情反過來看也是一次機會,讓社會再一次聚焦陋習,反思探尋治理之道。

對于在名勝古跡刻字留念的做法,比較受詬病的是處罰不力的問題,普遍認為法律懲處的力度不夠。其實,能管的法律并不少,《文物保護法》和《刑法》都有關于破壞損毀文物的行為的規定;《治安管理處罰法》第六十三條規定,刻劃、涂污或者以其他方式故意損壞國家保護的文物、名勝古跡的,處警告或者200元以下罰款;情節較重的,處5日以上10日以下拘留,并處200元以上500元以下罰款。而本次,對于平文濤,警方則以尋釁滋事的罪名于其行拘。這是一大看點,顯然,相比于不痛不癢的罰200元,尋釁滋事的處罰力度又大了不少。可見,警方完全可以在法律的框架內作出處罰,用好法律用足法律。

除此之外,景區管理部門或者文物管理部門也可以依據損毀情況、修復成本以及相關法律向破壞者索賠,這些都遠遠超出200元的治安處罰。可能拘留,可能被罰,還可能賠償,對于一個游客來說,這樣的成本已經遠遠超出了他的心理預期,已經具備威懾力。

現在的問題是我們如何及時發現,又如何盡可能地預防陋習?這些留念刻字的人,為什么敢于下手?一個是執法上往往以教育為主,違法成本不高;第二個賭的則是難以被發現,而最根本的底氣還是源于警方管不了也不想管這一類的“小事”。

如何避免被鉆漏洞,打破這些人的僥幸心理,考驗的是一個城市的管理水平。景區不比鬧市區,不可能有那么多的管理人員,也不可能編織起那么嚴密的防護網。最好的辦法仍然是發現一起查處一起,抓到一個嚴懲一個,讓執法硬起來,不要給一些人以法不責眾的心理預期,這可能比什么管理手段都管用。這需要熱心市民的積極配合參與,積極保護,碰到這樣的事情,如果不能及時制止的話,也應該第一時間報警。也需要警方的得力處置,比如,群眾報警要及時處置,對于一些沒能及時發現的案子,能不能根據有限的線索偵辦,能不能對一些后果不怎么嚴重的案子也嘗試偵辦一下,表面上看,這很耗時廢力,但長遠看,會給游客必要的威懾,讓他們不敢造次,這反而又是最有效率的管理方式。

只要能發現一起嚴辦一起,讓肇事者后悔一次,堅持下去,這樣的事一定會少很多。(高路)

【換個姿勢看山東-天天豪禮有驚喜-全新界面國際范兒】

齊魯壹點 最懂山東

齊魯壹點

責任編輯:劉霞
平特肖规律原理公式
<acronym id="wkm60"><optgroup id="wkm60"></optgroup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wkm60"><optgroup id="wkm60"></optgroup></acronym><samp id="wkm60"><option id="wkm60"></option></samp>
<acronym id="wkm60"><optgroup id="wkm60"></optgroup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wkm60"><optgroup id="wkm60"></optgroup></acronym><samp id="wkm60"><option id="wkm60"></option></samp>